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文学批评的勇气

2019-10-29 06:16

  我们常说,文学创作和文学评论,犹如车之两轮、鸟之双翼。只有双翼共振,两轮同步,飞鸟才会翱翔,车辆才会驰骋。对于文学事业的繁荣发展,二者缺一不可。就文学创作的现状而言,文学评论更需要发挥其鉴赏、引领、批评的作用。不容忽视的一点是,在当代文学评论的构建中,对于文学批评的传统的借鉴,也需要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。

  假如把文学评论的功能仅仅划分为鉴赏和批评两大块的话,批评的意味似乎更令人称道。批评需要勇气,鉴赏需要智慧。对于一篇作品的“好”,读者普遍能够感知的“好”,是不需要评论家再画蛇添足锦上添花地予以阐释,讲解一番的;而唯有将读者习焉不察或微言大义之处,娓娓道来,破解迷雾,引申出甚至连作者也仅仅感知而未能清晰表达的地方,令人茅塞顿开,方显出鉴赏价值的存在。而文学批评,就文学创作来看,对作品、作者,乃至文学的整体发展,似乎更有其价值意义。那么,面对当代文坛,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学批评?对于这个问题,应该说是见仁见智。但从一些传统的文学批评中,我们或许能够得到一些启发。

  1929年考入清华大学外国文学系和钱钟书同窗的常风先生,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重要的书评家。他的第一篇新文学书评《论老舍的〈离婚〉》,直指老舍先生的新作《离婚》。在这篇文章中,常风先生在谈到老舍以前的几部小说都“点染了许多教训色彩”时,毫不客气地批评道:“作者又喜欢兴致淋漓地发一些议论而忘记了他在写小说,又或借他创造的人物的口吻泄牢骚,鸣不平。有时描写,用讽刺有点过分,或铺张过甚,令人难以置信,因而影响于他作品所引起读者的反应。”他在批评巴金《爱情三部曲》(《雾》《雨》《电》)时写道:“小说也在实生活中取材,虽然也常以某一个实生活中的人物为作品中的主人公,小说中的人物与故事却不必尽同于实生活中的。”在分析了三部曲的得失后,常风批评道:“小说取材于人生而不就是人生。小说不是历史……小说有它自己的生命——它是艺术。”这就颇有些直言不讳了。在评价叶圣陶的《圣陶短篇小说集》时说,作者对于一篇小说的解构非常注意,可这样的效果是,“我们处处可以看出过分用力的痕迹”;而对于叶圣陶用笔的洗练、质朴、干净,他写道:“虽然经过锤炼,它还显得出纯朴的本色。但这种文字往往不可避免地给读者带来单调与疲倦”。对艾芜的《南行记》,常风也是直指其不足:“仅将一段经验移植在文字中,不论其如何逼真,是不能算作创作。”“一篇小说中须有一个故事,但故事并非即是小说。”艾芜先生几年的流浪生涯,让他经受了生活的痛苦,但也确实使他获得了别人难以得到的“经验”,正因为有了这些让作者进行创作而激情四溢的“经验”,“所以不能使他冷静,不能使他与这种经验保持相当的距离……这个热情反而害了他的艺术”。除此之外,许多现代作家,如朱自清、张天翼、李健吾、鲁迅、茅盾、王统照、阿英、萧乾、萧军、朱光潜、吴组缃、金克木等人的作品,都是常风评论过的对象。他的这些书评以及文艺评论,笔触直率真诚,直言不讳,谈问题又直指要害,没有虚头八脑的虚与委蛇,2019香巷开奖现场结果播马。从中我们或可感知当时现代文学批评的风气和氛围。是不是可以这样说,中国现代文学佳作频出,是和现代文学的批评同步共振,相得益彰呢?那么,现代文学的那样一种批评,是不是很值得我们当代文学批评好好去学习研究借鉴呢?

 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白话文运动已经进行了十几年,尚处于不太成熟阶段,需要有人拨云见日指出不足。常风先生学贯中西眼界开阔,他发表在报刊上的这些书评有的放矢,从文本出发,条分缕析,公允精辟,客观准确,切中肯綮,鉴赏与批评融为一体,因而具有很强的批评价值。现在来看,常风先生的评论,并未因时间的流逝而逊色;相反,现在读来仍有启发,对评判、理解现代文学作品的艺术价值和一些作品在文学史上的地位,仍有帮助。正如已故文史专家、北大教授吴小如先生所言:常风先生的书评,值得细读,“在当时是起到了针砭时弊,启迪读者的作用的”。只是多年来,常风先生的评论似乎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,而他敢于直言的文学批评,正是当代文坛所缺失的一种风范。

  文学批评需要文本细读,需要批评的有效性。对于生机勃勃、气象万千的文学现场,文学批评应该能够接文学地气,保持对文学现场的一种关切,一种介入。这种机智、敏锐、生动、迅速的反应,犹如刚出炉的滚烫钢水,具有一种现场的应激性,体现出一种难得的文学质感。就文学批评而言,应该可以容纳多元的声音,须知不同的声音总比单一的声音好,对话总比独白好,争议总比沉寂好。也许批评者来不及深入思考而犯下某种偏颇、误解或谬见,也无需拍案而起怒发冲冠或嗤之以鼻,因为这是来自现场还没有冷却下来的直觉感受,而这种对文学现场的直觉感受,可谓弥足珍贵。只有在作品上百花齐放,批评上百家争鸣,文学才会发展,文学未来的繁荣才会更加令人期许。

  我们常说,文学创作和文学评论,犹如车之两轮、鸟之双翼。只有双翼共振,两轮同步,飞鸟才会翱翔,车辆才会驰骋。对于文学事业的繁荣发展,二者缺一不可。就文学创作的现状而言,文学评论更需要发挥其鉴赏、引领、批评的作用。不容忽视的一点是,在当代文学评论的构建中,对于文学批评的传统的借鉴,也需要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。

  假如把文学评论的功能仅仅划分为鉴赏和批评两大块的话,批评的意味似乎更令人称道。批评需要勇气,鉴赏需要智慧。对于一篇作品的“好”,读者普遍能够感知的“好”,是不需要评论家再画蛇添足锦上添花地予以阐释,讲解一番的;而唯有将读者习焉不察或微言大义之处,娓娓道来,破解迷雾,引申出甚至连作者也仅仅感知而未能清晰表达的地方,令人茅塞顿开,方显出鉴赏价值的存在。而文学批评,就文学创作来看,对作品、作者,乃至文学的整体发展,似乎更有其价值意义。那么,面对当代文坛,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学批评?对于这个问题,应该说是见仁见智。但从一些传统的文学批评中,我们或许能够得到一些启发。

  1929年考入清华大学外国文学系和钱钟书同窗的常风先生,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重要的书评家。他的第一篇新文学书评《论老舍的〈离婚〉》,直指老舍先生的新作《离婚》。在这篇文章中,常风先生在谈到老舍以前的几部小说都“点染了许多教训色彩”时,毫不客气地批评道:“作者又喜欢兴致淋漓地发一些议论而忘记了他在写小说,又或借他创造的人物的口吻泄牢骚,鸣不平。有时描写,用讽刺有点过分,或铺张过甚,令人难以置信,因而影响于他作品所引起读者的反应。”他在批评巴金《爱情三部曲》(《雾》《雨》《电》)时写道:“小说也在实生活中取材,虽然也常以某一个实生活中的人物为作品中的主人公,小说中的人物与故事却不必尽同于实生活中的。”在分析了三部曲的得失后,常风批评道:“小说取材于人生而不就是人生。小说不是历史……小说有它自己的生命——它是艺术。”这就颇有些直言不讳了。在评价叶圣陶的《圣陶短篇小说集》时说,作者对于一篇小说的解构非常注意,可这样的效果是,“我们处处可以看出过分用力的痕迹”;而对于叶圣陶用笔的洗练、质朴、干净,他写道:“虽然经过锤炼,它还显得出纯朴的本色。但这种文字往往不可避免地给读者带来单调与疲倦”。对艾芜的《南行记》,常风也是直指其不足:“仅将一段经验移植在文字中,不论其如何逼真,是不能算作创作。”“一篇小说中须有一个故事,但故事并非即是小说。”艾芜先生几年的流浪生涯,让他经受了生活的痛苦,但也确实使他获得了别人难以得到的“经验”,正因为有了这些让作者进行创作而激情四溢的“经验”,“所以不能使他冷静,不能使他与这种经验保持相当的距离……这个热情反而害了他的艺术”。除此之外,许多现代作家,如朱自清、张天翼、李健吾、鲁迅、茅盾、王统照、阿英、萧乾、萧军、朱光潜、吴组缃、金克木等人的作品,都是常风评论过的对象。他的这些书评以及文艺评论,笔触直率真诚,直言不讳,谈问题又直指要害,没有虚头八脑的虚与委蛇,从中我们或可感知当时现代文学批评的风气和氛围。是不是可以这样说,中国现代文学佳作频出,是和现代文学的批评同步共振,相得益彰呢?那么,现代文学的那样一种批评,是不是很值得我们当代文学批评好好去学习研究借鉴呢?

 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白话文运动已经进行了十几年,尚处于不太成熟阶段,需要有人拨云见日指出不足。常风先生学贯中西眼界开阔,他发表在报刊上的这些书评有的放矢,从文本出发,条分缕析,公允精辟,客观准确,切中肯綮,鉴赏与批评融为一体,因而具有很强的批评价值。现在来看,常风先生的评论,并未因时间的流逝而逊色;相反,现在读来仍有启发,对评判、理解现代文学作品的艺术价值和一些作品在文学史上的地位,仍有帮助。正如已故文史专家、北大教授吴小如先生所言:常风先生的书评,值得细读,“在当时是起到了针砭时弊,启迪读者的作用的”。只是多年来,常风先生的评论似乎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,而他敢于直言的文学批评,正是当代文坛所缺失的一种风范。

  文学批评需要文本细读,需要批评的有效性。对于生机勃勃、气象万千的文学现场,文学批评应该能够接文学地气,保持对文学现场的一种关切,一种介入。这种机智、敏锐、生动、迅速的反应,犹如刚出炉的滚烫钢水,具有一种现场的应激性,体现出一种难得的文学质感。就文学批评而言,应该可以容纳多元的声音,须知不同的声音总比单一的声音好,对话总比独白好,争议总比沉寂好。也许批评者来不及深入思考而犯下某种偏颇、误解或谬见,也无需拍案而起怒发冲冠或嗤之以鼻,因为这是来自现场还没有冷却下来的直觉感受,而这种对文学现场的直觉感受,可谓弥足珍贵。只有在作品上百花齐放,批评上百家争鸣,文学才会发展,文学未来的繁荣才会更加令人期许。

  长 江 日 报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

香港马会会员| 生活幽默财神玄机网| 六合神灯心水论坛| 香港马会| 正版刘伯温平特一肖| 香港开码开奖结果资料| 联合印刷图库旧图二区| 香港管家婆一句解生肖| 财神爷图片大全高清| 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官网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