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中华文学派别永嘉四灵江湖派

2019-10-06 07:30

  大家好,今天小芳带大家了解下张炎的《词源》是怎样一部书?南宋末年的词是否衰落?应该如何评价?何谓永嘉四灵?其文学成就怎样?何谓江湖派?其文学成就怎样?

  张炎词早年学周邦彦,但姜夔对他影响更大,其词清远蕴藉,也接近姜夔,因此后世常以姜、张并称。除词集《山中白云词》外,他还留下了一部重要的词论专著《词源》。

  《词源》分二卷。上卷为声律论,详论五音十二律,律吕相生,以及宫调、管色诸事,评析精允,保存了有关词学的丰富资料。下卷为创作论,分十六篇,论词的标准是“雅正”、“清空”,而“意趣”是贯穿其中的。

  一,雅正。他说:“古之乐章、乐府、乐歌、乐曲,皆出于雅正。”词自古乐府来,因此也应当以雅正作为标准。要雅正,就不能为情所役,“词欲雅而正,志之所之,一为情所役,则失其雅正之音”。柳永、康与之的词“为风月所使”,因此“不必论”。要雅正,就不能有豪迈之气,辛弃疾、刘过“作豪气词,非雅词也”。因此,符合雅词标准的,就只有周邦彦、姜夔诸人。周词“浑厚和雅”,张炎是称道的,但批评他有时仍不免为情所役,www.36549.com失之软媚,意趣仍不高远,必须“以白石(姜夔)骚雅句法润色之”。因此,真正符合雅正标准的,便只有姜夔一人了。

  二,清空。清空这种风格,是与质实相对的。张炎赞扬姜夔的清空,而不喜吴文英的质实:“词要清空,不要质实。清空则古雅峭拔,质实则凝涩晦昧。姜白石词,如野云孤飞,去留无迹。吴梦窗词,如七宝楼台,眩人耳目,碎拆下来,不成片段。此清空、质实之说。”他认为姜夔的《疏影》、《暗香》、《扬州慢》、《一曹红》、《琵琶仙》、《探春》、《八归》、《淡黄柳》诸词,“不唯清空,又且骚雅,读之使人神观飞越”。张炎此说对清初浙西词派影响很大,浙派词人“家自石(姜夔)而户玉田(张炎)”,所崇尚的正是此种风格。

  在文学史研究中,有这样一种说法:南宋末年的词已经衰落。我们认为这种看法是不符合实际的。

  词到南宋,沿着两个方向发展:一条线是沿着词“别是一家”(李清照《词论》)的婉约传统发展。北宋末年被称为集大成的词.入周邦彦,其影响及于南宋的姜夔、史达祖、吴文英、周密、王沂孙等人。另一条线是由于国破家亡的社会巨变,苏轼豪放词的传统渗入了爱国思想内容。许多人以词这种新诗体,反映抗金恢复与壮志准酬的主题。这一派的杰出代表是辛弃疾,其先驱者有叶梦得、张元干、岳飞、朱教儒、张孝祥、陆游等,其后劲有陈亮、刘过、刘克庄等。及至南宋末年,宋王朝风雨飘摇,已经濒临亡国前夕。这时词在音乐上虽已蜕变,但在文学创作上并不寂寞。婉约派词人吴文英、周密、王沂孙、张炎等人,在南宋灭亡前后,通过咏物抒怀,表达其兴亡之感、故国之思,而且他们的风格也是同中有异,呈现出多姿多彩的面貌。周密《绝妙好 词》所选,有相当一部分是这一时期作家的作品,其中还有不少结社唱和之作,即是这一时期创作活跃并取得成就的明证。这一时期,继承和发扬苏辛词风的也不乏其人,如文天祥、刘辰翁、刘将孙等人都写下了一些震撼人心的作品。清朱彝尊《词综·发凡》说:“词人言词,必称北宋,然词至南宋始极其工,至宋季始极其变。”就是说,词盛于北宋,但它至南宋并未衰歇,而是继续发展变化,直至南宋末年。应当说,朱彝尊这一论断是符合词的发展的历史事实的。

  所谓“永嘉四灵”,指的是南宋中期互相唱和的四个诗人,他们的字或号都带有“灵”字,又都是永嘉(今浙江温州)人,所以得名。这四个诗人就是徐照(字灵辉)、徐现(号灵渊)、翁卷(字灵舒)、赵师秀(号灵秀)。他们不满于江西诗派,江西派自称师法杜甫,他们就排斥杜甫,尊尚晚唐,他们鄙视欧阳修、梅尧臣以来的诗,推祟林通、播间、魏野等承袭晚唐风气的诗,而取径更狭,实际上只是尊尚晚唐的贾岛、姚合,即赵师秀所选的《二妙集》里的“二妙”。

  经过叶适的鼓吹,“四灵体”在当时颇有些影响。其诗体的特点是:取材多为游赏或赠答,诗风以野逸清瘦相标榜,轻古体而重近休。尤重五律,律诗重腹连不重首尾,尽量避免用典,多用白描。但他们的白描来自“苦吟”,即字、句的锤炼,而其才力又不足,正如赵师秀所自言:“一篇幸止有四十字,更增一字,吾末如之何矣。”

  四灵中以赵师秀较为出色,其七绝《约客》:“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草裤塘处处蛙。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。”清俊而肴情趣。.翁卷的七绝《乡村四月》:“绿遍山原白满川,子规声里雨如烟。乡村四月闲人少,才了蚕桑又插田。”也传诵较广。但总的来看,四灵的诗格局狭小,刻画琐细,不免破碎尖酸之病,成就是不高的

  “江湖派”是南宋的一个诗派。这一派所包括的诗人比较宽泛,而以浪迹江湖的山人名士为其中坚。当时杭州书商陈起普为他们刊刻《江湖集》、《江湖前集》、《江湖后集》、《江湖续集》,诗派因此而得名。

  “江湖派”有很多诗人和“四灵”一样,崇尚晚唐诗风,但取径稍广。如赵汝隧,近体学“四灵”,也学杨万里;古体学张籍、王建,也学李白、卢全。又如刘克庄,不仅学贾岛、姚合,也学许浑,有些诗学李贺亦颇精妙。江湖诗人也象“四灵”一样,不满江西诗派,但却不像“四灵”那样专重律体,刻意锻炼。他们古体诗、近体诗都写。一些江湖诗人在绝句上用力较多,如叶绍翁的《游园不值》:“应怜展齿印苍苔,小扣柴扉久不开。春色满园关不住,一枝红杳出墙来。”便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名作。有些江湖诗人模仿占乐府,如戴复古的《织妇叹》,赵汝隧的《翁姐叹》、《耕织叹》,刘克庄的《筑城行》、《开壕行》、《运粮行》、《苦寒行》、《军中乐》,利登的《野农谣》,都是同情人民疾苦、内容较为充实的作品。

  但“江湖派”诗人从根本上说仍未摆脱模拟之风,他们的诗格调不高,缺乏深度,同时还多有率意之作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

香港马会会员| 生活幽默财神玄机网| 六合神灯心水论坛| 香港马会| 正版刘伯温平特一肖| 香港开码开奖结果资料| 联合印刷图库旧图二区| 香港管家婆一句解生肖| 财神爷图片大全高清| 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官网|